鶴立雞群,只是你看不見;又或者是,不讓你看見!我是超越,追求不平凡的平凡生活。

《十二公民》的假戲真做論,模擬法庭見政治制度、死刑議題與人性的縮影…

終於又看到一部好電影了,沒辦法《華麗上班族》有點讓我失望,身為杜哥迷其實也只能說是類型剛好不是我的菜而已,但美術設計非常優秀,確實華麗…

12 Citizens

言歸正傳,今天要談的是《十二公民》,也是該正經一點了,不能老是用喬裝的谷阿蹦來發些嘲諷電影評論呀!

《十二公民》描述暑期一所政法大学内,未通过英美法课程期末考试的学生迎来补考。他们组成模拟西方法庭­,分别担任法官、律师、检察官等角色,审理的正是一桩社会上饱受争议的“20岁富二代­弑父”案。12位学生家长组成了陪审团。这些人来自社会不同阶层,有医生、房地产商、­保安、教授、保险推销员等。他们在听取学生法庭审理后,将对本案做出最终“判决”。

首先,這是一部我一直很欣賞的呈現方式,就是以劇場的形式來呈現整部電影,全片99%都是在個像是倉庫的地方來進行拍攝(只有開場、一個校園畫面、一個教室畫面、中間兩個廁所的畫面、結尾一個12個人走出倉庫的畫面除外)。很舞台形式的表現手法,很需要功力深厚的演員來襯托,而且故事都是用”說”的,因此很話劇形式,劇本也格外的相當重要。

看完以後查了下資料才發現原來是翻拍自好萊塢老電影《十二怒漢》,害我對劇本小失望了一下。雖然是翻拍,仍然需要大量的改編並符合中國的在地文化,並不可否認該片「再創作」的用心。有興趣的人可以看看,應該很容易找到片源的 (誤)…

以下將開始進入暴雷評論,歡迎觀看完畢者來討論,不過我並沒有看過原作《十二怒漢》…

對於這麼一個很講究懸疑、犯罪動機、犯罪心理、密室推理與辯論的題材,我覺得有些地方實在很可惜,但這個很催毛球疵了。必須說它仍是很精采的電影,值得一看!

  1. 本片來到這個倉庫舞台以後的12個人的激辯都相當精采,也有鋪陳、有高潮,但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是什麼樣的動機跟理由來讓這12個人可以只是為了子女的期末補考進行如此長時間的激辯,是整部片動機部分問題最大的地方。一般學生連個畢業典禮都未必能夠請到全班的家場來一起參加,怎麼可能子女的補考能夠湊足所有的家長來,即使湊齊家長們怎麼可能進行如此長時間的激辯,只為了學校訂出來的補考規則?換做是我,一定會說:「我就不信學校一定會要強迫我們家長都參加,如果都沒有家長參加學校一定會改變評分規則的。」難道家長會千里迢迢抽空到學校只因為學校提出的要求?而且即使再有人有感染力跟號召力,這12個人沒有利益關係的前提下,草草了事的動機怎樣都會大於認真面對激辯的。
  2. 故事時序是很大的問題,如果都在同一個場景拍攝而成的辯論大會,這個時序基本上是很線性的。但當中有兩段講到時間:「現在時間是六時一刻」、「我們討論到七點半吧!」說明了這場辯論會至少是從早上到了晚上的,中間還經歷戶外的大雷整個天色的變暗(雖然是為了營造辯論的景張氣氛配合的)。但最大的敗筆是為什麼辯論結束以後所有人走出室內來找自己子女那一幕外面是完全明亮的,這是在拍超現實主義還是浪漫主義風格嗎?

撇除這兩點以外,我個人是很欣賞也喜歡這部作品的,就期望會不會看到金馬獎入圍個《改編劇本》吧!現在來談特點吧:

  1. 政治縮影:這部電影很特別透過這種一開始討論該案件屬於 有罪:無罪=11:1票 的比例揭開序幕,因為學校訂出的規則是陪審團必須12票一致通過才行。這很像民主政治的縮影,開場也加了一句台詞來呼應「這在中國是不可能行的。」的確在民主的情況下,大家都有立場、有發言權、亦需針對自己的言論與選擇負責,實在很難團結一致 (誤:看台灣現在是什麼模樣XDDD)。
  2. 死刑議題:由這1票認為應該無罪的堅持,開始推理所有證據的不合理之處,並試圖說服其他人形成 10:2 → 8:4 → 6:6 → 3:9 → 1:11 → 12票全部判定為無罪,整個支撐著開始的這個主角的理由就是:當我們掌握著一個人的生殺大權時,這個判決就不應該只是隨便舉舉手就把一個人送進大牢或者槍決。所以這部片也不太能夠定義為懸疑或推理片,它並不是要帶領你找出案件的真相。而是我們必須站在生殺大權的角度上,應該先設定犯罪嫌疑人為無罪來檢視證據並推翻之,當中主角也說了:「必須在證據確鑿,無法推翻的情況下才能夠判定嫌疑人有罪。」死刑的問題就在於,的確需要法治來約束人民,但關鍵是人皆生而平等的話,那麼掌握一個人的生死大權就不該落在另一個人手上。如果非得如此,那就必須一而再、再而三的謹慎處理之呀!
  3. 寫實人性:當中可以看到12個人皆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與背景,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價值觀思維,正是本片在各個不同動機立場的角色上卻要進行辯論的精采之處。到最後的11:1票,最後那一個誓死不倒戈仍堅持判有罪的計程車司機,所有言詞早就都已經沒有說服力,堅持只是基於私情而而欠缺理智(這其實呼應第二點罪行判決是必須相當理智的)。

我想,只要一開始最領頭羊的那個堅持必須謹慎判決的出頭者,這段環節的渲染力設計能夠更強更足一些,應該就能夠推翻「為什麼這群人必須在這裡花這麼長的時間激辯一個跟自己毫無關係的案件」。